2016年中国家电出口几无增长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周南
发布时间:2016-12-29
放大缩小

  

 

  2015年家电产品出口规模自金融危机后首次下滑,2016年出口规模也未见增长。2016年1-11月我家电产品出口额为570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微降0.4%,预计全年出口额也将与去年持平。2016年1-11月,机电产品整体出口较去年同期下滑7.7%,家电出口明显好于机电产品整体出口形势。2016年二、三季度各月出口规模与去年同期相当,一季度因节日原因有较大波动,11月家电出口受整个外贸向好带动,同比逆势增长12.5%,全年家电出口态势头尾波动,总体相对平稳。

  随着经济结构的调整,中国家电产业也将步入转型期,传统的增长模式或将摒弃,创新和品牌将成为支撑行业持续发展的动力所在,因此在3-5年或更长的转型升级期内,家电产业尤其是出口规模或将延续波动态势。

  2016年重点家电产品出口“小不如大”

  2016年1-11月冰洗空等传统大家电(包括零件)出口额为249.2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6%。小家电出口311.6亿美元,同比下滑1.6%。

  第一,大家电量涨价跌,空调出口将创历史高峰。

  2016年大家电除南美市场依旧下滑(但降幅收窄)和中东市场微降外,其他市场均有不同程度增长,其中欧洲大家电出口复苏趋势明显。

  2016年空调产品出口量大幅增长,1-11月出口4480万台,较去年同期增长18.4%,规模已创历史记录。2013年空调是首个突破百亿出口规模的家电产品,之后有所下滑。2015年开始,原材料汇率趋于稳定,空调价格持续下滑,2016年1-11月行业出口平均单价,较去年下滑9.6%,实际上行业普遍降价超过10%。即便如此,1-11月空调出口额达91.5亿美元,全年出口或再达百亿美元。1-11月冰箱及冷柜出口量为4072.3万台,同比增长11.4%,出口额为51.8亿美元,仅增长3%,平均单价较去年同期下滑7.5%。洗衣机(家用10公斤以下)出口1698.6万台,同比增长6.4%,出口额反较去年下滑2.9%。

  第二,转型缓慢,小家电出口面临压力。

  2016年主要小家电产品下滑较2015年收窄,吹风机出口量较去年同期下滑2.6%,出口额下滑4.8%;电熨斗出口量同比下滑3.5%,出口额下滑8.8%;电磁炉出口量同比下滑9.6%,出口额下滑19.2%;咖啡壶出口量下滑2.4%,出口额增长1.7%;面包器出口量下滑5.2%,出口额下滑11.9%;剃须刀出口量同比下滑11.8%,出口额下滑12.7%。

  出口量微增的吸尘器(3%),出口额依然下滑1.2%。反而是传统小家电有所反弹,电风扇出口量同比增长24.5%,出口额增长8.1%;电饭锅出口量同比增长3.8%,出口额增长4.9%。

  目前小家电自主品牌出口比率极低,金融危机前的快速增长主要依赖于产量的扩张,目前电风扇年出口量已超过2亿台,吸尘器及个人护理类的电吹风和电熨斗等小家电出口数量也过亿台,而电咖啡壶和面包器也接近亿台规模,多数产品出口数量接近饱和。而功能创新的小家电尽管市场潜力不错,但品种有限,且知识产权难以得到有力保护。2016年1-11月增长的小家电品类依然集中在电炒锅(17%),空气净化器(14.7%)、加湿器(13.2%)及榨汁机(6.9%)等创新小家电产品。

  第三,原材料波动考验出口价格。

  实际上自2015年底截止2016年秋季广交会前,由于人民币汇率持续贬值,原材料价格相对稳定,家电行业普遍存在向外商让利,价格下滑的现象。进入2016年第三季度,涉及家电产品的国内大宗原材料价格飞涨,截至11月,铜价格同比上涨40%,钢材价格同比涨100%以上,塑料、铝材等价格同比涨幅30%以上,之前汇率贬值带来的利润已经让利给客户,原材料价格上涨直接冲击现有利润。同时家电出口多为OEM或ODM模式,很难像内销一样通过涨价将压力转嫁给终端,特别是小家电企业因为竞争日趋白热化,议价能力不强,出口价格一旦下调,很难涨回来,所以这波原材料波动给出口企业带来的压力更大。

  部分家电出口市场有所复苏

  近年来北美市场表现相对稳定,“十二五”期间年平均增幅超过8.3%,2016年1-11月,对北美家电出口规模与去年持平,累计137.5亿美元。

  亚洲市场依然分化,对日本(-3.6%)及我国香港(-4.1%)等传统市场出口持续小幅下滑,对韩国(11.5%)出口恢复增长,对东盟(6.3%)出口保持增长,但增幅逐渐收窄。1-11月对亚洲出口213.9亿美元,与去年持平。低于“十二五”期间3.7%的年平均增幅。

  2016年对中东出口48亿美元,有3%的明显下滑,上半年出口规模较去年一度缩减10%,下半年有所拉平,主要下滑市场集中在沙特、阿联酋等海湾七国。这一地区增长较快的是以色列巴勒斯坦地区和北非国家,对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分别增长15.8%和64.4%,对阿尔及利亚和埃及分别增长38.6%和23.7%。

  “十二五”期间由于金融危机及地区局势影响,对欧出口几无增长,2016年以东欧为首,市场逐渐从2015年的下滑趋势中复苏。1-11月对欧洲出口140.6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5%。对欧盟出口增长3.5%,对欧盟东扩十二国出口增长13.3%,对俄罗斯出口增长16.6%。

  金融危机后,南美是我国重要的新兴出口市场,但2014年末受当地经济形势影响,急剧下滑,2016年1-11月,下滑趋势有所减缓,出口41亿美元,依然同比下降15.3%。对巴西和阿根廷出口降幅超过30%。对非洲出口24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分别增长3.3%,对大洋洲出口15亿美元,同比下滑6%。

  据中信保预测,2016年GDP预计下降最快的五个国家为也门(28.9%)、委内瑞拉(14.2%)、利比亚(8.4%)、赤道几内亚(5.9%)和冈比亚(4.0%)。通货膨胀率上升最多的五个国家为苏里南(15.7%)、赞比亚(1.9%)、莫桑比克(1.9%)、安哥拉(1.5%)和卢旺达(1.0%)。2016年失业率预计最高的五个国家为叙利亚(50.0%)、南非(26.8%)、马其顿(24.4%)、希腊(22.6%)和西班牙(19.7%)。

  GDP预计增长最快的五个国家为科特迪瓦(7.9%)、缅甸(7.8%)、老挝(7.4%)、印度(7.3%)和孟加拉国(7.1%)。2016年通货膨胀率预计最低的五个国家为罗马尼亚(-1.5%)、亚美尼亚(-1.5%)、马里(-1.4%)、佛得角(-1.3%)和波黑(-1.2%)。2016年失业率预计最低的五个国家为卡塔尔(0.7%)、泰国(0.9%)、新加坡(2.1%)、古巴(2.5%)和冰岛(2.7%)。

  世界家电产业格局持续调整

  发达市场主导世界家电进口格局。世界家电进口市场主要集中在发达国家,其中美国市场排在首位,从2008年金融危机后,到2015年进口规模增长45.6%,达393亿美元;其次是德国、日本、法国、英国等发达国家。金融危机后增长幅度最大的家电进口国依次是菲律宾(135.9%)、斯里兰卡(106.5%)、巴拿马(98.5%)、印度(84%)、马来西亚(71%)、哥伦比亚(67.4%)、韩国(62.9%)、印度尼西亚(55%)和巴西(62.1%)、智利(54.7%)等新兴市场,主要集中在东南亚和中南美地区。进口规模自金融危机后大幅下滑的国家主要集中在南欧和东欧等地区局势不稳定地区,其中希腊(-63.6%)、葡萄牙(-40.8%)、乌克兰(-59.9%)、俄罗斯(-23.3)、委内瑞拉(-70.6%)尤为严重。

  2016年1-9月,阿尔及利亚(37.9%)、希腊(17.3%)、乌克兰(15.3%)等市场进口规模持续恢复。重点市场中,美国(-2%)及墨西哥(-3.6%)和英国(-2%)微降,之间持续下滑的日本(3.4%)市场有小幅反弹,而俄罗斯(-1.5%)尽管未见增长,但下滑趋势止步。只有巴西(-33.7%)市场下滑仍很明显。

  新兴国家抢占世界家电出口份额。2008年金融危机后,世界家电出口贸易规模增长254亿美元,同期仅中国家电出口就增长了接近230亿美元。同时我国在世界家电主要出口竞争国结构也发生变化,意大利(-29.5%)、日本(-31.4%)、南非(-39.5%)、法国(-18.9%)、比利时(-27.4%)、斯洛文尼亚(-38.5%)等原有家电主要贸易国,下滑明显。份额由新型家电制造国承接,包括墨西哥(62.6%)、泰国(30.7%)、波兰(42.2%)、韩国(28.4%)、马来西亚(48.6%)、土耳其(22.0%)、斯洛伐克(46.2%)、捷克(13.5%)、罗马尼亚(51.9%)和印度(90.4%)等国,这些国家也是目前中国家电生产主要竞争对手。

  2016年,主要出口竞争对手保持稳定,仅有韩国(-3.7%)有所下滑,而东欧近年来得益于部分欧洲品牌回归,增长明显,包括捷克(18.7%)、罗马尼亚(12.6%)、波兰(6.8%)和斯洛伐克(7.9%)。

  世界家电品牌竞争三强鼎立。进入后金融危机时代,世界家电格局进入中、韩、欧(美)、日四维竞争格局,品牌竞争的作用达到顶峰。在金融危机后几年,日系品牌基本退出世界家电话语权竞争,韩国品牌上升势头迅猛,大有取代欧、日之势,此时中国品牌尽管增长明显,但还难以构成威胁。进入2016年,欧美品牌通过重组并购及业务调整完成了自身换血,同时在原有市场加大了对韩资品牌的反击,2016年度韩资品牌在美国的洗衣机爆炸公关及惠而浦大容量洗衣机反倾销案上面对市场和品牌的双重打击。另一方面,中国品牌通过两起大宗并购(海尔收GE、美的收东芝)及自主品牌建设,加大了在全球品牌中的话语权。此消彼长,在今后几年,世界家电将进入中、欧(美)、韩三强鼎立的局面。

  三大风险影响2017年中国家电贸易走势

  多双边谈判遇阻带来的贸易保护主义风险。近年来,在民粹主义的影响下,欧美等我国家电产品主要出口市场纷纷奉行“新孤立主义”,尤其是美国大选之后,声称采用更强的贸易保护手段,尽管TPP、TTIP协议短暂停滞给中国带来利好,但新的贸易保护主义普遍抬头,首当其冲的还是目前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贸易国的中国。家电作为中国最有优势的出口产品之一,很有可能成为本轮贸易保护的重点打击对象。

  以年初的惠而浦洗衣机反倾销案为例,一方面体现了国际家电品牌竞争加剧,另一方面也体现了贸易保护主义与品牌保护主义的结合。除了对中国的贸易征税外,对本国工业的过度保护,和对跨国并购的限制加强,都将对目前走在国际化高速通道的中国家电产业带来影响。同时也会带起全世界国家非理性贸易保护主义,包括欧盟对中国的反倾销,印度对中国的反倾销,市场的博弈还会加剧。近日,阿根廷对我洗碗机等产品发起的反倾销就属此类。

  世界经济货币政策调整带来的汇率风险。世界经济和中国经济货币政策的调整,使得世界各国货币政策进一步分化,2017年上半年将延续今年的发展趋势,除美元外,各国货币竞争性贬值和美元升值的压力都在加大。金融危机后,我家电企业加大了对新兴市场的开发力度,因此尽管美元升值,但其他市场的货币竞争性贬值依然对家电出口造成了负面影响。同时当地货币的大幅波动对我企业海外品牌及渠道建设也带来了营商环境风险。

  此外,全球已然陷入增速低、利率低、现金多的“流动性陷阱”,即无论怎样放松银根,企业和居民因对经济前景缺乏信心而宁愿持有现金,也不愿投资和消费的需求低迷态势,这也会影响到近两年稍有回升世界家电消费支出。

  世界经济波动周期带来的大宗商品“滞涨”风险。2016年底,国内原材料价格的飞涨,表面原因是国内去产能等突发因素,但实际上是全球经济周期波动带来的必然影响。本轮经济低迷的根本原因是世界经济周期进入萧条时代,全球经济等待新的核心增长动力。纵观历史,这一经济周期大宗商品在经历一段低迷后,都将出现“滞涨”的现象,即需求未见增长,但价格出现快速增长和波动。家电产业对于原材料依赖严重,2017年原材料大幅增长或波动或将持续,将给企业经营带来较大风险,特别是对中小企业的影响更大。

  (作者周南,系中国机电进出口商会家电部副主任)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责任编辑:赵强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