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瑞敏:探索没路标,至少海尔方向对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齐鲁晚报
发布时间:2016-01-07
放大缩小

海尔的探索走在了世界前列

  记者:互联网时代,海尔的变革是颠覆性的,怎么作出这个决策的。

  张瑞敏:这场改革其实是一个渐变的过程。2000年,我参加达沃斯论坛,达沃斯论坛的会标“让我们战胜满足感”对我刺激很大。那就是,那些自以为做得很成功的企业,也要自我质疑。

  2005年,海尔开始搞人单合一,进行组织构架改革,到现在10年,这是一个渐变的过程。如果这种变化是突变的话,方方面面都承受不了。

  记者:现在,很多和您同时代的企业家都找不到了,而您一直站在潮头引领创新。

  张瑞敏:不光改革开放后很多风云人物不见了,互联网时代变化更快,淘汰率更高。齐鲁晚报:那么,现在中国企业的机会在哪?

  张瑞敏:过去,中国一直学习西方管理文化,但西方那套管理模式在互联网时代不灵了。所以,海尔正在进行的探索反而是走到了世界前列。

  这30年来,我出国有三个目的:第一个10年,到国外买设备、买技术、买材料,那时很受欢迎;第二个10年,到国外建厂、建贸易公司,这时国外不大欢迎你;第三个10年,我遍访全球管理专家、商学院、大企业CEO,和他们探讨互联网时代该怎么办。他们说,没有什么结论,特别是国外几十万人的恐龙级别公司,根本不敢动,因为一动的话,伤筋动骨不得了。

  他们说,你这个办法不错,但我们做不了,我们不能做,我们几十万人 5,一旦乱了,就完蛋了。所以,这就是海尔的优势,觉醒得早走得早,至少在世界大企业的互联网改造上。我们现在也不知道,未来我们到底会怎么样,但这种探索的方向是对的,是要朝这个方向走,至少海尔会有一个突破。

所有停留在过去的企业都是传统企业

  记者:什么样的企业才算是时代的企业?

  张瑞敏:从30年前创业开始,海尔的企业文化就四个字:自以为非,我们会经常自我质疑。事实上,很多企业在成功时,很容易受到成功时期的思维定式束缚,但时代却在变。从某种意义上说,所有被淘汰掉的企业,都是没有踏上时代节拍。

  记者:作为传统企业转型的标杆,可复制的地方在哪?难以复制的地方又在哪?

  张瑞敏:在互联网时代,可能都是传统企业。现在电商算不算传统企业?很快会进入到后电商时代,电商也会成为传统企业。时代在飞速地变化,所有停留在过去的企业都算是传统企业。

  现在有很多电商企业,也到海尔去学习组织架构的改革,他们还是科层制。硅谷很多创业企业成长为大企业后,反而没有创新动力了。只要不能持续创新的,都叫传统企业。我对时代的企业的定义是:你是不是可以自我突破、自我创新。

  很多互联网时代起来的企业也不怎么样,它们只是抓住了互联网时代的机会,用了互联网时代的技术而已。真正的互联网企业,每个员工应该都充满活力,会创新才行。

  所以,在互联网时代对企业的划分,不应该简单地说谁是传统企业谁不是传统企业,应该以创新能力来重新定义。

  剩下的6万人怎么办

  记者:海尔的这种改革,企业所能承受的风险底线在哪?张瑞敏:前两年,海尔的动荡比较大,我还担心会不会出事,最后终归没出事,也没有上街的,这就很不错了。

  如果要求内部6万人按照互联网时代的要求,每个人都去创业创新,这是不可能的,有的人根本不适应这种改革。现在海尔是在全世界范围内寻找创客,谁能适应谁来干,这一下改变了劳工关系,过去是和雇佣者的关系,现在是和创业者的关系。至于内部剩下的6万人,不是继续终结的问题,是内部不断置换的问题。

  海尔有一个很突出的创业团队,内部员工不断置换,原来在册的剩下的10%不到,现在80%都是外来的。最典型的一个团队,找了一个外部的头儿,这个人带来一个小团队,一个床垫子扔在办公室里头,累了倒在床垫上睡觉,饿了起来吃方便面,在办公室一待十来天,项目很成功,但到下一个目标时这个人就不适应了,就离开了,新人又进来了。

  这和我们过去的用人模式、思维模式完全不一样。过去,我们强调以厂为家,这个人不行,整个团队帮他,现在就像庄子说的,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齐鲁晚报:这很残酷。

  张瑞敏:对。不过我们也会区分开来 ,比如年龄大的一线员工,没有别的技能,会让他在这个位置尽量干到退休。对于年轻人,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至于去中间层,现在企业变成一个个创业团队,第一,你能不能进入这个创业团队;第二,企业组织不再付薪,薪酬由市场来付,你这个团队能不能挣出钱来,你挣出来你发钱,这一下把大家都逼上市场了。

  所谓改革的底线,就是看你是不是完全市场化。如果完全市场化的话,底线就在市场,你自己求生存。但企业要采取很多保底措施,对某一类人进行照顾。

  记者:这种来自根部的变革,对于传统企业来讲风险非常大,很多传统企业没有勇气进行这样的改革。

  张瑞敏:这样的改革一时半会儿见不着效益,幸好这么多年海尔的利润增长都是连续七年不低于20%的,如果利润再下来人家会认为,我们的改革是失败的。

  我们的压力在哪?一方面,改革要加快;另一方面,若用传统指标来衡量的话,我们不能下降得幅度太大。很多创业公司还亏损,但市值一样很高。很多用互联网技术做得很大的公司,每天都在烧钱,亏损得不得了,也没人质疑。但恰恰是,市场上对传统企业怎么转型没有一个评价标准,还是用传统考核标准衡量。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责任编辑:姜子谦
分享到:
0